歐巴馬政府在還未就職上任前宣布振興經濟計畫後,我們之中馬上就有人唱衰,認為它力有未逮。我們也擔心,在政治上,難以重頭再推動第二輪振興計畫。

不幸地,我們的擔憂證明是有道理的。糟糕的6月就業率報告清楚說明,振興方案的規模確實太小。這也使歐巴馬政府的經濟管理信譽受損。現在歐巴馬總統確實很有可能發現自己落入一個政治─經濟陷阱中。

我待會兒會談談這個陷阱,以及他如何能避開。不過,首先,讓我退一步,問問憂心忡忡的美國公民對令人失望的經濟消息該如何反應。我們應耐心地給歐巴馬計畫足夠時間去發揮功效?或是我們應宣布計畫失敗,要求歐巴馬政府全面喊停?

在你們回答前,先想想平常時期的做法。

在出現一般的經濟衰退時,對抗衰退的工作交給聯準會。聯準會以逐步降息來因應。一次降一點,一直降到經濟反轉為止。有時聯準會停下來評估效果;如果經濟仍不振,就繼續降息。

在上次衰退期間,隨著衰退加深,聯準會一再降息,2001年間11度降息。接下來,經濟出現初期復甦跡象,聯準會停止降息,給降息發揮功效的時間。當情勢明朗,經濟成長速度仍不足以創造就業機會,再繼續降息。

通常我們期待決策者以耐心和決心來因應糟糕的就業數字。他們應給予現行政策發揮功能的時間,但他們也應考慮強化這些政策。

這正是歐巴馬政府對於財政刺激方案現在應該做的。(切記振興計畫有其必要,因為聯準會已把利率一路降至零,對抗不景氣的子彈已用光了。)決策者在面對令人失望的初步結果時應保持鎮定,承認振興計畫需要花時間才會收到全面效益。但他們也應準備在振興計畫中加料,很明顯第一輪的規模不夠大。

不幸地,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政治運作差別很大。過去30年,我們被告知,政府花錢是壞事,即使面對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保守仍激烈無情地反對財政刺激政策,因為這個政策會讓人民對政府有好感。可預料的,共和黨人和一些民主黨人把任何壞消息都當成政策失敗的證據,而不是強化政策的理由。

因此,歐巴馬政府很可能發現自己落入政治─經濟的陷阱,在這個陷阱中,經濟不振損害了政府有效因應的能力。

我說過,我擔心這種情況會發生。現在真的發生了,問題是總統和他的經濟團隊現在該怎麼做。

政府為其迄今的作為辯護當然沒問題。副總統拜登在全國走透透,強調振興經濟支出做了許多好事,也沒問題。

政府經濟學家呼籲要有耐心,並正確指出從未期待振興方案在今夏,甚至今年發揮全面影響,也是合理的。

但為你迄今的作為辯護,與懷有防備心理,是有差別的。令人困擾的是,在拜登承認政府「錯誤解讀」經濟後,歐巴馬卻收回這句話,宣稱「我們不會有不同做法」。這句話有一點布希的「絕不會犯錯」情結,暗示現今政府也許和前任政府一樣不認錯。歐巴馬和這個國家承擔不起這樣的態度。

歐巴馬有必要對美國人民說實話。他有必要承認他第一次也許做得不夠。他有必要提醒國人,他試圖帶領國家度過嚴重的經濟風暴,某些調整,包括很可能有另一輪的振興方案,也許是必要的。

簡言之,他在經濟政策方面,也需要和他在種族關係和外交政策上所做過的一般,以對成年人的態度,對美國人民說話。

(本文作者Paul Krugman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2009.07.11 【經濟日報╱田思怡譯】

創作者介紹

萬水千山我遨遊

lionb08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