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電視名嘴大肆批評歐巴馬總統周三的記者會。看吧,他沒有提供太多秘辛。

他們真丟臉。健保制度陷入危機。美國中產階級命運未卜。電視上的總統對這些議題的掌握令人欣賞,他真正了解風險所在。

歐巴馬談到控制醫療成本時的表現特別好。這其中帶有重要教訓,談到改革健保,悲天憫人和成本效益缺一不可。

要了解我的意思,把歐巴馬有關健保的言行與他的前任做個比較。

你們也許記得,布希總統顯然不關心沒有保險者的困境。他曾說:「我的意思是,美國民眾享有健保,畢竟,你們只要走進急診室就行了。」

同時,布希宣稱他反對政府過度支出,那麼他對控制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成本,也就是聯邦開支的最大單筆項目做了什麼呢?

什麼也沒做。事實上,2003年的「聯邦醫療保險現代化法案」藉由防止對藥價討價還價,以及把聯邦補助與保險公司綁在一起,反而使成本提高。

現在歐巴馬試圖提供全民健保,而且他也比任何前任總統都更努力控制健保成本。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歐巴馬計畫授予MedPAC(Medicare專家顧問委員會)實權的重要性。但這是降低不必要花費的一大步,沒有療效的醫療處置暴增,使美國健保成本飆高。

歐巴馬政府和國會民主黨議員也強調「比較效益研究」的重要性,找出哪一種醫療處置方法確實有效。

因此歐巴馬政府的全民健保承諾,搭配認真找出聰明使用健保經費的空前意志。這是更大計畫的一部分。

許多健保專家認為我們花在健保上的錢比其他進步國家多得多,效果卻未更佳的一個主要原因,是論量計酬(fee-for-service)的收費制度,付錢給醫院和醫師做醫療處置,不管醫療效果。總統周三說,這誘使提供醫療者去做更多檢查和手術,不管這些處置是否確實對病人有益。

那麼美國哪個地方認真考慮從論量計酬,改成更全面和整體的健保收費方式?答案是麻州,該州三年前推行一個健保計畫,在某些方面可說是全國健保改革的彩排,而且現在正尋找有助於控制成本的方法。

為何對於醫療費的有意義行動還要有同情心呢?答案是有同情心表示不會無視於費用提高的人道代價。在布希時代健保費倍增,我們的健保制度藉由取消許多員工的保險來「控制成本」。但就布希政府而言,這不成問題。如果你相信全民健保,這就是問題,需要解決之道。

此外,我建議未來的健保改革者不具備對抗我們制度上之不足的道德權威,除非他們也準備終結制度上的殘酷。如果布希曾試圖控制聯邦醫療保險支出,有足夠理由指責他縮減醫療福利,以便讓富人減更多稅。相反的,歐巴馬可以把聯邦醫療保險改革與保護弱勢美國人的目標掛勾,並讓中產階級更安全。

控制健保成本是務實的政治事務,與擴大健保範圍不相違背,你必須兩樣都做,或都不做。

歐巴馬談到紅藥丸和藍藥丸。我懷疑,但不確定他是不是指電影「駭客任務」中的場景,一種藥丸帶來無知,另一種帶來知識。

以健保為例,一種藥丸代表繼續走我們目前的路,也就是健保費繼續飆高,沒有健保的美國人暴增,健保成本拖垮聯邦預算。另一種藥丸代表改革我們的制度,保證全民健保,同時使醫療成本效益更高。

你會選哪一種藥丸? (本文作者Paul Krugman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經濟日報╱田思怡譯】

【2009/07/25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田思怡譯】
http://udn.com/NEWS/WORLD/WOR6/5038694.shtml

創作者介紹

萬水千山我遨遊

lionb08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