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電影近年在國際影壇表現不俗,本報記者特意在這次亞洲電影節尋訪到一些新近崛起的亞洲電影人──

  曾經他也是個集倒霉、失意于一身的有為青年,曾經為了拍攝《海角七號》向銀行貸款3000萬。我問他,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拍砸了呢?魏德聖笑一笑:“跑啊,欠那麼多錢,人家會追債啊!”說這話的時候,他安坐在“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專門給他准備的房間里,剛剛接待了一撥又一撥願意給他的新片投資的人,但說起那些因為拍電影而窘迫的日子,他眼里閃爍的,仍是驕傲。

  落淚懷念楊德昌

  在前晚的亞洲電影大獎頒獎典禮上,魏德聖從楊德昌遺孀彭鎧立女士手里接過“楊德昌亞洲新秀大獎”,已經憑借《海角七號》拿過無數獎的他第一次落淚:“感覺被師傅認同了,比什麼獎都來的重要。”入行前魏德聖賣過保險、做過倉庫管理、拉過廣告,後來別人看他認真、能吃苦,便拉他進入楊德昌電影工作室做助理。後來,楊德昌的《麻將》開機,魏德聖從場務道具主任進入了導演組,後來因為電影不斷延期,兩個副導演相繼離開,他又變成了副導演。

  說起當年的困難,魏德聖說:“我是被放大了,台灣到處都是像我這樣的導演,隨便找一個讓他們講辛酸史,都比我的要精彩。只不過他們沒有一部像《海角七號》這樣的電影,我還算幸運。”難道只是幸運嗎?魏德聖說:“要緊緊抓住幸運不放手,不放過任何機會。在拍攝《海角七號》的時候,我沒有因為困難就妥協,盡力拿出可能做到的最好的東西。後來,一個幸運會吸引到另一個幸運。我還會算牌,就像買六合彩,比如《海角七號》我算對了3個號碼:天時、地利、人和,這樣贏面會比較大一點。”

  新片要拍抗日

  《海角七號》的成功,對魏德聖來說,除了更多的機會,會不會有負面的影響?“可能有吧,現在周圍的朋友覺得我變了,我也覺得他們變了,所以要快點給我戰場,讓我去戰斗。”魏德聖的新片名字叫《賽德克‧巴萊》,講述1930年代台灣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者的故事,從內容上就能看出,新片的風格與《海角七號》會有很大不同,但是魏德聖說:“講故事就是講故事,只是從不同角度去詮釋不同的故事。我不會用很形式化的商業規則來拘泥自己的創作,過分強調風格是沒有節制的事情。”

  《海角七號》能拉投資

  投資預算是1000萬美元(《海角七號》的成本僅1000萬人民幣),魏德聖說早在1997年就有了這個故事的構想,“當時我去找投資人,人家談都不願意跟我談,一個從沒拍過電影的人因為這個計劃整整被人嘲笑了十年。”魏德聖並沒放棄,在2004年以台幣200萬元的資金拍攝了一個5分鐘的短片,希望通過網絡募款的方式解決資金問題。“開始效果還不錯,籌到了40幾萬呢,誰知到15天后就發生了陳水扁被槍擊的事件,網上鋪天蓋地都是相關的新聞,就沒人再理這個電影的事了。”結果根據之前的協議,一年內如果籌不到1000萬,這筆錢全部都捐了。

  有人說台灣電影的蕭條是因為台灣的導演都去學楊德昌、蔡明亮這樣的導演,為了拿獎牌藝術片,不顧及觀眾的感受。魏德聖並不認同這一點,“原因其實是整個市場不好,沒有投資,只有學習用最低的成本拍攝最好的電影,資金不夠,只有賦予電影更多藝術價值。他們為延續台灣電影的創作生命發揮了重要作用。”

  “你認為《海角七號》會刺激台灣電影市場復甦嗎?”魏德聖依舊是靦腆地一笑:“影響不了市場,但是絕對會影響制作這一塊,讓投資者看到可能性,他們願意花錢投資,會有興趣試探這個市場的潛力有多大。”

  本報特派記者 何婭 發自香港

引用新聞來源:新浪網

http://news.sina.com/sinacn/506-104-103-107/2009-03-24/1939712137.html

魏德聖新片賽德克巴萊 徐若瑄加盟

《海角七號》去年在台灣創下5億新台幣的票房,讓導演魏德聖籌備了9年時間的英雄史詩大片《賽德克‧巴萊》終于有拍攝的機會。昨日,記者在香港採訪了魏德聖,他透露,如果不出意外,徐若瑄會加盟該片,不過,對徐若瑄提出的資金幫忙,魏德聖卻直接拒絕了。

   王家衛李安都會幫忙

  9年前,魏德聖就開始籌拍反映“霧社事件”的影片《賽德克‧巴萊》,講述的是台灣1930年發生的原住民起義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故事。為了籌集資金,魏德聖當掉了自己的房子,花250萬拍一個5分鐘的宣傳片,並挂到網上,希望能通過這個短片尋求到投資,可惜未果。無奈之下,他拍攝了《海角七號》。魏德聖透露,吳宇森和《赤壁》的制片人張家振共同為新片擔任監制,大導演李安則許諾會在影片後期剪輯時提供幫助。

   演員只要原住民

  魏德聖解釋,賽德克‧巴萊為原住民土語發音,意思是“真正的人”:“不僅僅表現抗日,也涉及族群的尊嚴、信仰等問題,題材非常特殊。”另外,魏德聖還表示新片要打造一種全新的戰爭美學:“你想像一下,高山、森林、飛瀑、雨雪、濃霧…在櫻花飄灑的山谷里的殘酷獵殺,是怎樣的畫面!”至於演員陣容,魏德聖還是堅持自己的一貫作風,完全起用原住民。如果不出意外,徐若瑄應該會加盟影片:“因為徐若瑄正好就是電影里描寫的那個起義反抗日本人的部落的後代。”徐若瑄更是表示,資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請導演盡量開口。不過魏德聖婉謝了徐若瑄,因為他希望另外一半的資金在台灣以外的地區尋找,“這樣在後期的營銷時就不會那麼費勁”。

引用新聞來源:新浪網

http://news.sina.com/oth/chinanews/201-104-103-107/2009-03-24/18503736523.html

魏德聖拍《海角七號》四處舉債新片美女要投資他婉拒

既然賭,那就賭一把大的,輸了,大不了就是慢慢還債唄!”

  這句充滿強烈賭徒氣質的話出自魏德聖之口,時間是一年多之前,那時他正在拍攝《海角七號》,因資金匱乏,停機幾個月,導演魏德聖陷入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他說那時候他只有兩個念頭:跳樓或去搶銀行。

  但40歲的魏得聖被媒體稱為“大膽的冒險家、實踐家”。所以,他注定不會去跳樓。那時,他一邊拍戲,一邊四處借錢。用《海角七號》策劃李亞梅的話來說,是“全台灣電影圈都在幫忙”。

  《海角七號》對魏德聖而言,是夢想之作,也是瘋狂之作。但此片5億台幣的票房,讓瀕臨死亡的台灣本土電影重煥生機,也讓在電影圈沉寂了十幾年的魏德聖聲名鵲起。

  如今,他有機會實現畢生以來最大夢想──籌夠錢拍攝史詩戰爭大片《賽德克‧巴萊》。只不過,與兩年前的狼狽處境不同的是,這個宏大的夢想,從一開始,就有了現實的根基。吳宇森和張家振將為電影擔任監制;而李安則許諾如果錢方面有問題可以找他,並答應會為影片後期剪輯做指導;當紅影星如徐若瑄不但有意參演,更是表示願意出錢投資新片《賽德克‧巴萊》……

  夢想照進現實──

  揭秘“海角”為什麼大紅

  魏德聖是本次國際電影節大紅人,前天,剛剛獲得亞洲電影大獎亞洲新秀獎。電影節開幕當天,記者在貴賓採訪區誤打誤撞“逮”到了正趕著上洗手間的魏德聖導演。密集的宣傳活動讓他連如廁時間都變得異常珍貴,要特意在活動空隙正式向工作人員“告個假”才能跑出會場。對話便是在活動結束後開始的,他站在走廊的一角,“乖乖”地接受記者訪問,談吐風格和他的成名作品《海角七號》一樣,溫和、謙遜,語調沉穩,只是金絲眼鏡後面隱隱閃著鋒利的光芒。

  話題依然從《海角七號》的票房奇跡開始,超過5億台幣,也讓魏德聖成為了台灣電影的“希望之光”。“這個稱號當不起!”魏德聖連連搖頭,“一定要說《海角七號》有什麼意義,就是它完成了一個階段性的任務──証明台灣電影市場潛力有多大。”

  至於電影為什麼會如此走俏,他苦笑著回答:“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思考,直到有一次和一位看了8次的先生交流,他說其中有個角色跟他很像。所以我覺得最吸引人的地方應該是小鎮上那些性格各異、充滿活力的人物吧,每個人都能在他們身上找到自己的投射。”

  夢想照進現實──

  用“海角”曲線

  救“賽德克‧巴萊”

  但是《海角七號》卻不是魏德聖一直以來最想拍的一部片子。9年前,名不見經傳的“小魏”(當年圈內綽號)根據1930年發生的“霧社事件”寫了一個劇本《賽德克‧巴萊》,並獲當年優秀劇本獎。為了籌集資金拍攝這部史詩大片,他決定花250萬拍一個5分鐘的前導短片,只是為了更好地游說投資商投錢。魏德聖回憶,那是他最艱難的一段時間,為了“錢”可謂愁腸百結,但是項目依然無人問津。

  拍《海角七號》,是因為《賽德克‧巴萊》所需要的龐大資金他一直沒辦法湊齊,只好先挑簡單的開拍。沒想到的是,無心插柳,《海角七號》“曲線救國”成功。5000萬的投資,卻收回了5億多,魏德聖拿到了兩成的票房獎勵:1億台幣。而這1億元,“當然也投到新片里了。”魏德聖笑著接話:“加上這1億,現在已經籌集了近六成資金,剩下的就是希望能夠在這次投資會上找到投資商。”他也透露,現在很多投資商都主動找上門來。不過,這次他提出了條件:效仿吳宇森《赤壁》的盈利模式,以賣版權的方式換投資。《賽德克‧巴萊》既不承擔海外市場的風險,還大大拓寬了本土票房的盈利空間。

  本報香港專電 特派記者 陳玲莉

  夢想照進現實──

  用“賽德克‧巴萊”

  挑戰吳宇森的暴力美學

  如果說《海角七號》還過于溫和缺少鋒芒,那麼這一部《賽德克‧巴萊》將是魏德聖的真正野心之作。當記者提及新片題材會涉及很多戰爭場面,他能否應付時,他興奮地表示:“對,這部電影的一大特色就在于戰爭場面,它將是另外一種風格的戰爭電影。你想像一下,將是發生在高山森林、飛瀑、濃霧,還有櫻花開滿天的山谷里的殘酷獵殺。用山野的景觀表現戰爭的美學,那將是完全區別於以往吳宇森式暴力美學的一種畫面!”

  至於演員陣容,徐若瑄是目前重點在談的女演員人選之一,大美女已經發話,只要導演開口,不要說人,錢也願意奉上。會考慮選用的大牌明星,則可能在日本演員里挑選。

  ▲魏德聖走紅史

  畢業于中國台灣某工科學校的電機系,轉而投奔電影行當,從場記、制作助理、廠務、助導一路做起。 在台灣影視圈混跡了15年,魏德聖拿得出手的成績便是做過楊德昌《麻將》的副導演、參與過2002年恐怖片《雙瞳》的總策劃。

  2006年,魏德聖用了一年的時間完成了《海角七號》的劇本。2006年末,他用劇本申請輔導金,以最高分通過審核。但輔導金只有500萬台幣,只及總預算的九分之一。魏德聖通過找擔保,抵押房產向銀行貸款1500萬。此外,游說一家片廠以器材出租和後期剪片的“技術入股”,折合1500萬。 2007年9月《海角七號》終于開拍,此時,魏德聖帳戶里只剩下50萬。

  《海角七號》制作成本僅4000萬(約1000萬人民幣)台幣,已在台灣當地獲得3.3億多的票房(約8000多萬人民幣)。這個成績已經打敗了16年前成龍主演《警察故事3》時創下的3.13億票房紀錄,成為台灣60年來最賣座的華語片。

 

引用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

http://news.sina.com/sinacn/506-000-103-107/2009-03-24/2036712220.html

 


創作者介紹

萬水千山我遨遊

lionb08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