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年代交替之際,對於當時還是小學生的台灣孩子,發生了兩件永生難忘、值得大書特書的大事:先是六九年,台中金龍少棒隊奪下我國第一個世界少棒冠軍,再是七○年史艷文首度登上電視螢幕。時隔四十年,小學生們都變成了中年人,今年三月二日,創造雲州大儒俠的黃俊雄,盛大地為史艷文慶祝四十歲的生日,媒體大肆報導勾起無限懷想;五天以後,參加世界棒球經典賽的中華隊,繼北京奧運後第二次敗給中國隊,重重地傷透了大家的心!

      史艷文所掀起的布袋戲風潮,透過亦莊亦諧的娛樂,構築起曾經深信邪不勝正的社會氛圍;金龍少棒隊帶動的三冠王風雲,經由熱血奔騰的運動,激盪出人們空前的自信與豪氣;這兩大集體記憶與精神圖騰,引領台灣人進入七○年代,填補了退出聯合國後的空虛惶惑,開啟隨後的經濟起飛,氣勢一直躍升到八○、九○年代的社會開放、政治改革。或許透過時光帷幕回憶過往,總帶著幾許朦朧之美,但時至今日,仍令人回味無窮,在美麗中帶著哀愁。

     英雄已老,容顏不變,看著黃俊雄把玩著四十歲的史艷文,一樣熟悉的木偶,我的思緒不禁飛到當年。印象中的史艷文,屬於忠孝節義、俠之大者的典型,雖然我一直不太喜歡他猶如唐三藏般的滿口仁義道德、絮絮叨叨地勸人為善,而且總是要忍他、讓他、不理他,非等到受盡陷害,才會使出純陽掌懲奸除惡,我反倒欣賞一些快意恩仇的配角,如三缺浪人、祕雕、小金剛等特立獨行的人物。但史艷文始終就是率領中原群俠大破奸邪、為國為民的大英雄,而這樣素樸憨直的個性,屢經市場口味的轉變,最後也不免轉化成權謀機變,甚至有時亦正亦邪的素還真、傲笑紅塵。儘管八○年代後期的霹靂系列再創金光布袋戲的巔峰,但屬於我年少時那種單純的史艷文故事,畢竟在社會現實的沖刷下一去不返。

     棒球何嘗不然?從以石為球、以木為棒,勇破日本調布少棒的紅葉傳奇;二齒仔許金木處變不驚,率領巨人隊後來居上力克超級投打麥克林登的美北隊,奪回世界少棒冠軍;到家家戶戶深夜不寐,收看越洋轉播為中華三級棒運健兒加油,至今回想,仍令人盪氣迴腸。儘管中國隊的進步靠的是國家機制的力挺培植,但台灣基層棒運當年的熱情與鬥志安在哉?職棒簽賭的恥辱何日袪除?我們都曾經是這樣長大的,深信正義不滅,努力有報,在面對金融風暴和對岸崛起的失落感中,足以撫慰人心振奮精神的新力量會在哪裡?

引用原文出處:中國時報/張景為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5010283+112009031000419,00.html


創作者介紹

萬水千山我遨遊

lionb08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