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新聞周刊 │ 2008-09-28 文 劉瓊方

「海角七號看了沒?」這句話已經成為朋友間打招呼的問候語,這部笑中帶淚的國片,就連碰上颱風夜,照樣大排長龍破紀錄,目前這部片的票房已超過《不能說的.祕密》,在華語片中只輸給李安的《色.戒》。

「每天看到票房數字,就好像看到股票指數一樣緊張興奮,」人稱小魏導演的魏德聖笑說;但如果台股指數真的能跟《海角七號》的票房一樣,那股民可要人人放鞭炮了。


小貓兩三隻到高票房

在電影節首映之後,曾經有一場戲院只有個位數的觀眾,但上映不到一個月後,票房居然破億元,透過網路、口耳相傳的驚人力量,氣勢勝過好萊塢電影,連魏德聖都大感意外,「這或許是奇蹟吧,我知道會有票房,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接近目標。」

「總算,有人願意相信我了。」魏德聖欣慰的微笑,這部輔導金五百萬元、製作成本五千萬元的電影,他從恆春帶了回來,籌資困難的窘境,他毅然舉債三千萬元,如此瘋狂行徑,猶如片中那份傳遞逐夢的勇氣,「你對夢想敢賭多少,你就贏多少。」現實中,朋友替他不捨,佩服他的執著與傻勁,魏德聖戲劇性暴紅,他成為許多人心中,不折不扣的「阿甘導演」。

「我只是在執行一個信念,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我很傻?」魏德聖說,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這是我最能發揮的領域,如果我自己都不冒險,那誰願意投資我?」他大膽冒險,努力實踐,只想證明「我真的並不差」。

過去十年來,每年的台灣電影票房市場占有率,從未超過整個台灣市場的三%,二○○一年還曾創下市占率僅○.二%這種近乎「抱零蛋」的紀錄,二○○七年票房雖達七%的成長率,但,整體而言,國片非常低迷,因此,國片一年的產量,不超過十部。


夾縫中求生韌性驚人

投入電影這行業,多數人玩個兩年就陣亡了,導演李志薔形容,「小魏的企圖心旺盛,但運氣特別不好,他特能挨餓,經常以泡麵、麵包度日,真的不行了,就去7-11、餐廳端盤子打工,每次都做幾月就溜了,原因是又有朋友拍片了,或者想寫劇本。」這些年來,魏德聖夾縫中求生,韌性驚人。

入行十五年,他形容自己際遇,「有才氣而無財氣,有骨氣而無運氣,有堅持有理想,卻常常與機會失之交臂,與成功擦肩而過,在朋友眼中,我就像是集倒楣、失意於一身的人。」他苦笑的說。

魏德聖台南出身,當年讀遠東工專電機科時,抱持著「五專玩五年」的心情,對未來沒想法,「還好男生先當兵,有兩年可以緩衝。」受到讀世新的同袍影響,他到MTV看了一部《四海兄弟》,自此點燃了對電影的憧憬。

「作我們這行的,家人多半很反對。」但,他第一次,對未來明確,退伍後,決心留在台北,朝電影界學習,但非本科又沒門路,投出去的履歷,總是石沉大海。

為了維持生計,他賣過納骨塔、送過保單、倉儲管理,還到《賽鴿》雜誌拉廣告,直到發現報上刊登「電視演員訓練班」,他興致勃勃的報名,「別人在那邊是想當演員,我是一直在等拍片的機會。有次課堂上,剛好講課的老師唐導(唐振瑜)籌備連續劇要開拍,需要人手,我立刻自告奮勇。」

在唐導演眼中,「小魏充滿熱情、做事認真,而重要的是,他非常有心想學。」於是,魏德聖總算替自己爭取到第一張機會入場券,只不過,就像玩大富翁遊戲般,抽到機會卡,還會遇到命運卡。


楊德昌賞識接觸大師

在唐導那兒工作的歲月,魏德聖經常一人分飾多角,「我曾作過攝影助理、場務、道具,也當過金鰲勳導演《傲空神鷹》劇組的助理場記,不過也開始認為,我不適合朝技術面發展。」魏德聖開始嘗試寫劇本,而《賣冰的兒子》獲得了優良劇本獎,他謙虛的說,「我很幸運,後來敢冒險,是因為一直都有嘗到甜頭。」

魏德聖的才華受到楊德昌導演的賞識,他被拉拔成為《麻將》的副導時,「我開始接觸國際級的大師,像是杜篤之等等,那時候,我心裡真虛。」一開始,他顯得畏縮,「像老鼠一樣,聲音都擺在汗衫領口裡。」

「楊導對我來說影響很深。」在跟著楊德昌學習的日子裡,他聽到楊導說「要開發自己的腦袋,不要去學別人的模式,從自己身上找到自己的潛質。」這是他記憶最深刻的話。如今,當眾人讚揚魏德聖手繪的分鏡圖,神速又漂亮時,想當年他可是下過不少苦工自學。

一九九六年,他首度執導的電影《七月天》,在影壇上初露光芒,但,也是背債的開端。接下來幾年,剛成家扛著新居房貸,又碰上電影圈更不景氣,三十五歲那年,他失業了半年,每天提著電腦,從中和騎車到公館,窩在喧嘩嘈雜的小咖啡館,寫著不知未來的劇本,他形容自己的茫然,「比起剛入行的那七、八年,還在摸索方向,沒有著力點的痛苦,後期是明明有力量,卻像是坐困牢籠般。」


網路募款不成停三年

就是不甘心轉行,他繼續在電影圈載浮載沉,也陸續接到案子,包括陳國富導演的《雙瞳》,讓他見識到國外製作水準和資源,同時也積極醞釀下一部,描寫「霧社事件主角莫那魯道」為背景的史詩電影《賽德克‧巴萊》,二○○四年,為了籌措資金,他不知奔走多少單位,總碰了一鼻子灰,「因為我沒有作品,無法說服投資者。」

「為什麼不給我機會,就信我一次。」挾著不認輸的情緒,魏德聖花了二百五十萬元,拍了五分鐘場面磅礡的預告片,精緻程度甚至讓國外影展誤以為是部即將上映的電影,他在網路上發動募款,只募到四十幾萬元,最後全數捐給慈善機構,等了兩年,依舊乏人問津。

「《賽德克》之後,我真正停頓了,有三年吧,中間曾接拍《求婚事務所》的單元劇,講雙胞胎,鈕承澤飾演男主角,找我幫他導戲。」

後來終於給他拍到了「奇蹟式」的《海角七號》,拿到輔導金,資金、贊助協力商,樣樣都具備後,他也有狀況不斷的慘痛經驗。「去年,《海角七號》開拍,因為想趕上春吶,我提前先作業,但,萬萬沒想到,會遇上那麼多事。」魏德聖形容,當中有四個月,是他有生以來最難熬的日子,先是願意合作的片廠打算投入八百萬元,卻因為發生火災,自顧不暇,但還是義氣相挺,只好改為技術面資助;接著他又碰到協力商反悔、跳票,魏德聖當時錯愕不已,「我已經花了四、五百萬元,停拍要對不起多少人,頭已經洗了,我沒路可退。」他回想當時,「痛苦到,我差一點想要跳樓。」


苦撐拍《海》片逆轉勝

打落牙齒和血吞,魏德聖就是用這種決心拍《海角七號》,為了對劇組的承諾,也是為了展現和證明自己的能力,他想告訴所有的人,他的夢並不傻也絕非幻影,這部片子絕對有賣點。

所幸,奇蹟真的發生了。電影上映至今,票房開出紅盤,他每天緊湊的宣傳行程,從早上咬下第一口大亨堡開始,不厭其煩的回覆所有電影相關問題,晚上,下了訪談節目,在計程車裡,忘了飢腸轆轆,卻記得向身旁副導叮嚀,「明天開始跑校園,我們多拷貝電影幕後的光碟,分送給學校,請他們幫忙宣傳,」為了票房,他還在努力衝,仍在奮戰,等待下一次機會;同時也力挺其他的國片夥伴,也為《冏男孩》站台宣傳。


機會來了讓夢想更大

「窮的日子不可怕,最怕的是,當你需要戰友並肩作戰時,他們卻離開了。」魏德聖渴望得到支持,畢竟創作是條孤獨的路,「不是沒想過轉行,只是我明知,我在這可以發揮到一百分,放棄不是很可惜嗎?」他謙虛的形容自己只會「單一思考」,堅信過程中多累積經驗值,力量就會愈大。接下來,他預計籌拍未實現的《賽德克.巴萊》,「票房愈高,只會讓夢想更大,」魏德聖毫不畏懼,反而信心滿滿,「我清楚要做什麼,目標很明確,以前缺乏機會,但,現在機會來了,更不該退縮。」

他並非只知勇敢冒險,他也清楚實踐夢想的方法,籌措資金得訂定一套贊助的方法,而電影收益部分,「以商業思考的最大現實是,所謂的賺錢是要達到每年一三○%以上的回收才算數,」所以,魏德聖希望透過結合企業品牌、音樂市場、日本市場、大陸市場、企畫擴張收視族群的年齡層,「一定要來個面面俱到,運作成一部真正高票房、高收益的電影。」

他笑說,「我會把大家都拖下水,拖下水不代表是壞事,大家一起來寫歷史,為這個年代,產生一個記憶吧。」(非凡新聞周刊128期)

引用原文出處http://news.pchome.com.tw/magazine/print/po/ubnweekly/281/122253120067641005001.htm


海角七號的阿甘勝利法則 


創作者介紹

萬水千山我遨遊

lionb08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